外賣櫃取餐,更方便還是更麻煩

2020-11-30 09:39:06 [來源:瀟湘晨報] [作者:姚方媛] [編輯:劉暢暢]
字體:【菜鳥自提點香港地址】

外賣櫃取餐,更方便還是更麻煩

記者實地探訪並採訪各方,騎手認為節省了時間,有些市民認為多此一舉

位於長沙市區螞蟻工房樓下的外賣櫃,外賣小哥正在掃碼存餐。 圖/記者姚方媛

每天一到飯點,對於不想做飯、不想洗碗,只想等着被投餵的懶人而言,點外賣無疑是常見的操作。

但是,有時手頭正有工作忙不贏,或者不想接外賣小哥的“連環奪命”電話,你只需讓外賣小哥把餐放在外賣櫃裏,等有空時下樓再去取。

對於“社恐”來説,這肯定是個不錯的選擇,但也有人質疑外賣櫃的收費問題:存餐也要收錢,取餐超時也要收錢。

不同的人對外賣櫃有不同的看法,今天我們就來嘮嘮外賣櫃的那些事。

瀟湘晨報記者 姚方媛 長沙報道

“您好,您的外賣已經送到xx樓取餐櫃25箱,請憑取餐碼到取餐點取餐。”自快遞櫃後,如今不少城市中心的寫字樓或公寓樓下,出現了一排排的外賣櫃。方正的格子間,有着醒目的提示光,格外搶眼的同時,也讓取外賣有了新姿勢。

不過之前,長沙某小區設外賣櫃,業主取餐、外賣員存餐都要收費一事引發讀者關注。不少讀者對外賣櫃雙向收費一事很反感。之後,湖南彩煦食品有限公司發佈聲明稱,外賣驛站向取餐人員收取費用一説是不存在的。

那麼,外賣櫃究竟是一款什麼樣的產品?與快遞櫃不一樣的地方在哪?是真需求還是偽需求?市場究竟有多大?

收費

由於系統沒更新產生誤會

每天11時到14時,是外賣小哥最忙碌的時間。他們穿梭於各大辦公、寫字樓和社區之間,爭分奪秒,只想着能多送幾單。實際情況卻是一些高檔寫字樓不允許外賣員送餐上樓,又或遇到搭乘不上電梯。每當一到飯點,總能看見身穿各個顏色的外賣小哥聚集在寫字樓下,等待收貨。

11月27日,記者來到長沙市中心地帶的螞蟻工房,看到樓下放置了外賣櫃。上午11時左右,不少外賣騎手都在樓下掃碼存餐,以短信提示的方式告知消費者到樓下取餐。

這裏也是湖南彩煦食品有限公司的外賣櫃前期鋪設點之一。該公司的負責人李文兵告訴瀟湘晨報記者,這棟樓位於長沙市中心地段,緊臨國金中心和黃興步行街,外賣需求大。

目前,公司外賣櫃已鋪設了40個地點,李文兵稱,未來三個月內計劃外賣櫃達100多個。“一開始投入市場,所有服務都是免費的,半年之後才開始收費。收費是單項收費(外賣員),小櫃3毛錢,中櫃4毛錢,大櫃5毛錢。”

由此讓人聯想到之前長沙某小區設外賣櫃,業主取餐、外賣員存餐都要收費一事。李文兵對此進行了迴應,此次事件是因為系統“更新”產生的誤會。在初運營階段,為了督促消費者及時取餐、提高外賣櫃輪轉率,設定過超時收費,但後來發現超時的外賣單很少,一年才有10單超時,於是很快就取消了超時收費,又因系統一直沒更新,對應着短信提示也沒有更新,仍沿用舊版本,才產生了雙向收費的誤會。

關於外賣櫃的收費問題,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接受瀟湘晨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外賣櫃存在的價值在於它在一定時間內解決了消費者不方便取送的問題,消費者可以按照自己的時間取餐,在某種程度上還提高了外賣小哥的送餐效率。對這個行業而言,它的運營模式離盈利還有些距離。

騎手

速度提至每小時跑5單至7單

外賣櫃在提供方便的同時也有人發出“靈魂拷問”,對於收費方面還是各有各的看法。

在外賣櫃投入市場不久,李文兵去某商業樓辦事,在電梯口碰到了外賣小哥,與他聊起外賣櫃收費一事。“假如送餐只送到樓下,不用上電梯,但需要自己付5毛錢你願意出嗎?”外賣小哥説:“那我給你一塊錢,你幫我送上去。”雖然是用開玩笑的方式説的,但語句中也表露出寫字樓裏外賣小哥送餐的緊張情況。

外賣都有時間限定,工資也與送單量掛鈎,作為外賣小哥來説必備的技能就是爭分奪秒。“實際上,外賣櫃的直接受益者是外賣小哥,因為可以節省他們的送餐時間。”李文兵告訴記者,團隊做過一個數據分析,外賣小哥一個小時大約能送3單到5單。假如外賣櫃在城區中心地段普及率達到150台左右,平均下來,外賣小哥送的10單裏面可能會有3到5單要放到外賣櫃。這樣一來外賣小哥的跑單效率會提高到平均每小時5單到7單,也意味着他們的收入可以多一倍。

事實會像數據所顯示的一樣嗎?對此,記者採訪了一些外賣騎手。大家普遍認為,外賣櫃的使用有效提高了騎手的送餐效率,一定程度上減輕了負擔。但也有位美團外賣的小哥説:“還是要根據客户意願,要不要把外賣放到櫃子裏。”對個人而言,像有些高層和人多的辦公區一般不讓外賣小哥上樓送餐,設置外賣櫃就挺方便,也能避免錯拿、偷餐等麻煩。另一位餓了麼騎手錶示,市中心的寫字樓電梯很難等,稍不注意就會超時,放到外賣櫃裏還能順便接接單,送外賣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

消費者

食物放在櫃子裏容易壞

眾所周知,外賣是懶人經濟發展的產物,多數人點外賣都是圖它省時省力、方便快捷。對於消費者而言,收取外賣的過程中增加了其他環節,可能會降低消費者滿意度。

記者採訪了多位消費者對外賣櫃的看法,結論呈現兩極分化。長沙市民曹女士表示,所在的公寓樓允許外賣進入,外賣櫃顯得多此一舉,流程太複雜,點外賣的意義就是把外賣直接送到家門口。市民李先生也説:“外賣還是當面交接比較好,食物放在封閉的櫃子裏容易壞。”此外,還有人擔憂外賣櫃的衞生狀況,表示自己不會使用。

雖然外賣櫃解決了外賣小哥的送餐速度,還避免了消費者錯拿,但大部分人不太能接受外賣櫃。對此,作為美團外賣櫃供應商,智能取餐櫃品牌“西六樓”市場部的負責人告訴記者,(接受與否)其實得看使用場景。“外賣櫃的主要場景不在小區,而是在一些騎手無法上樓的辦公區或學校。此外,讓消費者有異議的可能是騎手忘記發取餐碼,或者網絡不好(外賣櫃需聯網)、櫃子性能問題等,導致打不開。”他表示,技術層面的事情,都能通過後期升級解決,前期主要的是讓外賣小哥養成送餐放到外賣櫃的習慣。

李文兵也表示,剛剛鋪設外賣櫃時,也收到過很多不好的評價。一開始不少消費者不願下樓。其實,市場消費習慣是需要去培養的,後來情況也有了好轉。開始外賣櫃對外賣小哥從免費到收費時,也有不少外賣小哥不願意付費。等他們意識到送餐時間拖長對自己也有影響時,就接受了收費這種方式。

它的未來依然未知

據CNNIC發佈的第46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今年6月,我國網上外賣用户規模達4.09億人次。這些數字的背後顯示的是外賣行業的崛起,當所有人都想盯着這塊“肥肉”時,外賣櫃油然而生。早在幾年前,市場上就已經出現了外賣櫃。

資料顯示,2015年,格力攜手“樂棧517”推出過一款“即食餐品”配送智能設備——“樂棧”智能配送櫃。2017年,外賣用餐定製平台“嗎哪私廚”獲得個人投資的500萬元天使輪融資,通過智能櫃為寫字樓的白領用户提供外賣套餐。2018年,餐飲新零售公司一米雲站完成Pre-A輪融資,致力於通過智能儲食終端切入餐飲市場。2020年前,外賣櫃發展都是不温不火。因疫情的影響無接觸概念開始流行,外賣自提櫃也成功走紅。

雖然有疫情催化,但外賣自取櫃的未來在大多數人眼裏仍是未知。上述“西六樓”市場部的鄧姓負責人表示,現在市場對外賣櫃的需求大,外賣主要服務的人羣來自高校,寫字樓,醫院,園區,高檔公寓等領域,還有一些餐飲商也有需求,比如盒小馬,奶茶店,海底撈也曾表示過合作意願。

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告訴記者,(個人判斷)這個行業是有市場的,但不會做的特別大。他告訴記者,外賣櫃屬於特定的場景和環境下才有需求的產品,的確是有市場的。外賣與快遞的不同之處在於外賣還涉及到温度方面,對時效性和新鮮性有要求。所以,這些技術層面造就了產品本身侷限性,外賣櫃在發展的過程中可能會出現很多問題。

目前,餐飲業已經發展到一個經營多元化,收入多元化的階段,開始呈現出“全零售”屬性,即“堂食+外賣+外送+流通食品”多核驅動。有文獻指出,外賣櫃代表着未來信息化外賣配送發展的主流。在外賣體驗、用户感受、商品種類、質量保證等方面都更具優勢,由此會給市場帶來更多的機會。但未來如何,仍需不斷探索。

今日熱點
焦點圖